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可道 > 对话:王石和他的绿色理想国

对话:王石和他的绿色理想国

导读:长久以来,我们关注的,是那个不断攀登的王石,以及落日余晖下,那留在山间长长的影子。2014-2015年,本文作者先后两次深度对话王石,讨论分享了他参与环保公益的心路历程,本文即据此整理而成。今天,《可道》带你走近王石,近距离围观他的绿色理想国。

1.“我搞环保,动机并不崇高”

初见王石,你一定会觉得这老头子是一个不太容易亲近的人。就那样往那儿一坐,盯着你,不苟言笑。但一和他聊到环保,聊到万科的绿色战略,他就开始滔滔不绝,眉飞色舞,似乎瞬间换了一个人。

这样的反差还体现在王石的名声与他的身家上。中国地产界有南北两“万”与两“王”:万科与万达,王石与王健林。万科与万达都是千亿级企业,王健林更贵为全球华人首富,但王石却并非千亿富豪。相比普通人,王石那当然是很了不起的富贵人士,但是这与其的巨大名望有很大差距。前几年媒体分析王石的财富,在中国排在一万名左右,这几年中国各地新贵风起云涌,王石现在的排名估计更往后了一点。

1988年,万科发行中国大陆第一份《招股通函》,发行股票2800万股,集资2800万元,开始涉足房地产业。经过了20余年的发展,万科已成为总资产突破千亿的房企帝国。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截止2009年年末,王石持有的万科股票数量为6,817,201股,仅是万科总资产的0.04%。

“小鲜肉”时期的王石在万科股票首期发行新闻发布会上

其实,王石身上最闪耀的点,并非“富豪”,而是其他同样身价甚至更高的富豪所没有的“声望”。获得如此声望的原因,是因为他创办了一个了不起的公司、是因为他对极限运动的热爱、是因为他对求学的爱好;也有人认为他是个自恋狂、是个特别爱惜自己羽毛的人、是个中国企业家中的另类。以及:很多背景比他强的人没有他这样成功的事业;很多事业比他强的人没有他这样强的背景;还有,很多比他年纪大的人,老婆没他的年轻……种种这些与企业家精神辉映,产生了这样一位名人:虽然王石身价并不显赫,但是名望卓著。

王石对这个问题是有自己答案的。2015年5月,第二次在华盛顿见到他,面对面聊了近两小时。在他看来,想在中国名利兼收非常危险。“若是不甘寂寞,那就是舍名取利。如果他是个富豪,同时又爱张扬,那万科就会有问题,肯定活不到现在。”当时我不理解他这番话,现在我开始明白了。中国传统社会的心理就是:不患寡而患不均。大家都可以很穷,但是不能突然你一个人很有钱。

2015年5月,作者与步入“老腊肉”时期的王石在华盛顿合影

 

逐名而弃利,王石毫不避讳外界对他“沽名钓誉”的指责。但和他接触越久,聊得越深,你会感觉对面坐着一位身份错位的人——以商人之身追求公益,和你大谈登山、赛艇,以及自己对环保的认识与追求。

在王石看来,中国房地产已从“弯下腰金灿灿一片”的黄金时代进入白银时代,并语出惊人地表示:“白银时代需要万科转变观念,否则下一个倒台的就是万科。”作为地产领域的全球领跑者,王石认为万科的责任在于为房地产业找到柳暗花明的又一村。这一次,王石找到的“又一村”,是绿色建筑。

2014年12月10日,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,王石说:“很多人问你王石为什么要搞低碳、搞环保、搞公益,动机是什么?其实我的动机并不那么崇高,并不那么伟大。实际动机是很简单的,就是作为一个企业家,要考虑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。”

在他看来,虽然未来充满不确定性,但未来一定是绿色环保的,这不是由万科这样的企业来确定的,而是因为地球支撑不了人类现在的消费模式。“如果企业都等到未来政府说你必须搞绿色建筑的时候再动手,肯定已经来不及了,所以万科必须打提前量。那这提前量打多少?这个绿色建筑、绿色经济,是下个礼拜,是明年,是三年之后,还是十年之后呢?没有人清楚。这里就体现不同企业家的特点了——企业家总是要冒一些风险的。”

2.从登山到环保公益领袖

这种冒险精神,以登山的形式,在王石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王石的“石”,是他锡伯族母亲的姓。虽然有人按字索义说,这个名字隐喻了他未来要爬山的命运——山,大石也。2003年5月,王石随中国业余登山队登上了珠峰,并以53岁刷新了中国最年长登顶珠峰的记录。2010年5月,彼时60岁的王石再次成功登顶珠峰,并刷新了自己保持的中国最年长登顶珠峰的纪录。

其实,这些年王石还在努力攀登另一座山,就是对社会的贡献这座大山,并在攀登的过程中不断和各路媒体纵横捭阖。2008年,“捐款门”事件持续发酵,王石承受着全社会施加的巨大影响与冲击。2012年,王石给田朴珺下厨做红烧肉,恋情曝光,梨花压海棠一时成为各大媒体头条。回想这些经历,王石无限感概:“中国工商界的社会地位一直不高。现在看起来好像经常受大众追捧,主要是掌握了相关资源,其实更多是被媒体消费,而不是传播更多正能量的东西。”如何来改变这个角色?王石把参照系定在了同是东亚文明的日本。“做企业,不仅仅是你的产品,更重要的是对社会进程有一个积极、正能量的推动作用。不要抱怨传统文化对工商业的偏见,而要靠实际行动、一言一行来让社会改变他们的看法。”

王石的委屈是有道理的。毕竟很早以前,他就开始关注环境问题,积极投身环保公益,但舆论自然更喜欢那个充满话题的“会做红烧肉的”王石。2004年,当时中国人关注的焦点还不是雾霾,而是频频肆虐北京,甚至韩国的沙尘暴。那一年,王石接到北京首创集团总经理刘晓光的邀请,参与创办阿拉善SEE生态协会。刘晓光希望动员100位企业家参与进来,每年筹集千万资金,在内蒙古阿拉善地区治理持续恶化的沙漠化。

十年前,我们关注的还不是雾霾,而是频频肆虐东北亚的沙尘暴

这是一个宏大的构想。接到邀请后,远在深圳的王石心想,沙尘暴是你北京的事儿,与我深圳有何干系?因而最初他并没有多少积极性。不过,刘晓光的面子足够大,他曾担任北京市计委副主任,支持过万科的发展,王石为报恩,遂接受了刘晓光的邀请,前去捧场。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成立之后,刘晓光担任会长,王石担任副会长。在无数企业家的努力之下,今天的阿拉善SEE已成长为中国本土最大的环保组织。也正是阿拉善SEE的这段经历,让王石参与环保的兴致提高了上来,开始积极主动投身环保公益事业。

在影响王石走上环保之路的过程中,除了刘晓光,有一位女性的影响非常大,她就是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创始人吕植。2009年前后,围绕金沙江上游水电梯级开发,上至国家部委、水电巨头,下到地方政府、当地居民,以及中外非政府组织,在公众面前上演了一次又一次大博弈、大讨论,也让水电开发与环境保护再次成为全球媒体焦点。吕植深知仅靠非政府组织自身是无法引起全社会关注和呼吁的,于是她列了一个很长的名人表,有大法官、大科学家、大企业家、大投资家,邀请他们去金沙江实地看一看,其中就包括王石。怎么请动王石出山呢?吕植自有她的办法。一天吕植找到王石,问他:去金沙江漂流,有兴趣没?酷爱极限运动的王石一听,有意思,立马答应。后来,王石又通过吕植的帮助,组织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代表团参加了2009年的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大会。这份情谊,一直延续到万科后来在珠穆朗玛峰保护区建立雪豹保护站,建立过程中借鉴了吕植在长江源建立保护站的经验,而且雪豹保护站的专家队伍里,就有吕植的学生。

王石好友,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创始人吕植教授

 

2010年初,王石应李连杰之邀,在北京见面商谈壹基金转型发展的问题。作为壹基金的执行理事长,王石又亲自出马请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秘书长杨鹏出山,出任壹基金首任秘书长。此后,王石又参与发起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,并出任联席理事长。

从阿拉善SEE,到壹基金,再到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,联合国气候大会,近些年的各类环保公益活动中,屡屡能见到王石的身影。王石认为,环保这样的一片天地,给了他一个机会——当中国很多其他企业家还在挣钱阶段的时候,他已经在比拼如何为社会做贡献。

3.王石的绿色总部

不仅对外改造自己,对内王石也开始了对万科的重塑。自称职业经理人的王石,手里仅握有万科股份的沧海一粟;但作为万科的精神领袖,王石的环保理念,无疑深刻影响了万科的方方面面。万科的口号是“让建筑赞美生命”。在王石看来,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,更是一种工作和生活方式。

2015年2月,笔者受邀探访了位于深圳大梅沙,背山靠海、被誉为“漂浮的地平线”的万科总部大楼。大楼由美国著名建筑大师斯蒂文·霍尔(Steven Holl)设计,将万科中心的几大功能变为一栋建筑并且做了整体悬浮的处理。

万科总部大楼,由美国著名建筑大师斯蒂文·霍尔设计

王石的环保理念,体现在了万科总部大楼每个角落。作为世界建筑的顶尖标准,万科总部大楼实现了LEED最高等级的铂金级认证。绿色的理念流淌在万科中心各种各样的细节里,比如水循环系统、屋顶的太阳能光伏发电、对自然光的充分利用等。正因为在各细节处注入了诸多环保理念,万科总部大楼相比同类型的建筑节能高达75%。

2015年2月摄于万科中心,标示为绿色建筑最高认证等级——LEED 铂金级

 

既然王石野心勃勃要打造绿色帝国,自然首先得把自己的窝好好整饬一番。毕竟,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。他对于自己的窝非常得意:“我们整个12万平米的室内装修,从门、地板、壁板、吊顶、还包括我本人的办公桌,没有用一片木材,咱用的是竹材。”不同于“十年树木”的木材,竹子作为近年来的环保新宠,生长迅速、加工便捷,又能减少对原木的砍伐利用,王石对其自然青睐有加。

 

竹地板,会客厅

竹制办公桌

2015年2月,摄于王石办公室

2015年2月摄于万科董事会会议室,全竹制内饰

 

也是在万科这被竹子包裹的会议室里,王石力主万科开启了绿色建筑的大战略。虽然外界对于万科搞绿色建筑有很多解读,但王石说得很赤裸裸:“万科做绿色建筑,就是为自己未来不被淘汰做准备,绝对不是说什么社会责任、善待子孙。”从他的角度看,搞公益、慈善和如何搞企业、绿色企业是两回事。搞慈善、公益,是要实打实拿出钱来做事情的;但是做绿色建筑、绿色产品,是企业自己的一种生存方式,是自身的一种竞争力。两者搅在一块,一定是做不好的。

4.大风起于青萍之末

这样的底气,延续到了2015年12月参加联合国巴黎气候大会时,面对外界对于来气候大会“漂绿”的质疑,王石瞪眼道:“利用气候大会宣传自己,没什么不好。这种气氛下,要撒谎不容易。碳排放很多的非说自己是先锋?有媒体、NGO监督的。”

冯仑对王石有一番评价:“王石不是理论很系统的人,但他是经验和直觉非常好的人。经验和直觉之所以非常好,主要是因为他的价值观很好,他的心态也很好,同样经历过的事情,放在他的价值观下检视,得出的判断跟别人不一样。”

王石有个口头禅——在商言商。他认为,在商言商不是不谈政治,而是要有一种敬业精神,要从各个角度,发掘自己所处行业在人类文明的进步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的角色。万科现在走住宅产业化的发展路线,引导整个产业链向绿色建筑、绿色产业链转型,在他看来,就是房地产业应对气候变化的一大贡献,也是他作为一位中国企业家所应该具有的吃螃蟹精神。王石常说:你不要想那么多,想那么伟大。你就想扎扎实实的,好好的存活下去,我应该做什么,按照这个思路往下走。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,这么大的发展空间当中,一定会给你带来很好的一个前景。

虽然总是教育别人不要想那么多,但老王对于自己60岁-70岁的人生规划,还是有想法的。他告诉我说,希望这十年间逐步过渡到在学校学习,再到大学教书,并同时坚持做环保公益活动。他还说,在离开剑桥后,希望去耶路撒冷,研究犹太人在东亚的历史,学习以色列发达的农业技术。70岁以后的生活,王石坦承,人生变数那么多,还没有想好。

谈理想,王石可以比谁都理想;说现实,王石可以比谁都现实。他说:“人生是个大舞台,每个人都在表演。”无论我和他在这里谈多少情怀、多少理想、多少争议,一切都将成为历史,唯有脚下的这个星球,将伴随我们始终。

作者简介:

吴彦洋,世界银行环境分析师

可道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及网站kedao.org.cn

推荐 30